首页 > 移动设备

黄檗:古时的诏书都是用它染的

发布时间:2020-11-06

很多木本植物最绚烂的时候并非花期,而是秋叶和秋果。等到深秋,叶子全变成金黄色,果实也层层累累地挂在枝头,阳光斜斜地洒下来,整个世界都因为它们而灿烂。

黄檗

离深秋尚有一段时间,黄檗的叶子还不到金黄的时候,一串串高悬枝头的圆形果实倒十分可爱。成熟后,黄檗的果实会变为紫黑色,像我们常吃的玫瑰香葡萄。不过七月末,它们还是黄绿色,像将熟未熟的青杏。

黄檗,古名蘗,又名黄柏、黄波椤,为乔木,高常十余米,树皮外部灰色,内部鲜黄色。黄檗树皮入药,具清热解毒泻火之效。伊犁州林科所原所长解景民说,黄檗外皮和心材之间的木栓层密度和硬度适中,并有一定的柔韧性和弹性,曾用来制作软木塞。我试着按了按黄檗树干,果然很有弹性,就像树干上包裹了一层橡胶。

黄檗染黄衫

黄檗的树皮入药,具清热解毒泻火之效,但味道极苦。明末本草学家贾所学撰著的《药品化义》就说:“黄柏,味苦入骨,是以降火能自顶至踵,沦肤彻髓,无不周到,专泻肾与膀胱之火。”

因为黄檗味苦,古代诗人用它来比喻心中的苦悲,就像我们今天用黄连来比喻一个人的命途多舛。南朝诗人鲍照的《拟行路难》组诗中的第九首,就有一句“锉蘖染黄丝,黄丝历乱不可治”。大意是说,一个男人喜新厌旧,妻子决意离去自谋生路,锉黄檗之皮染衣衫,用以糊口度日。檗皮之苦,也远远不及心中之悲苦。

为何锉黄檗之皮染衣衫?因为古人用来染色的染料分为植物染料、动物染料和矿物染料,其中又以植物染料为主,也就是草木染。通过不断试验,人们逐渐发现了几种特别适宜作染料的植物,例如用蓝草来染蓝,用茜草来染红,用黄檗来染黄。随着对染料的需求猛增,人们开始有意识大规模栽培这类植物并研究栽培的方法,色染也成为一种专门的技艺和行业,我国古代称之为“彰施”。我国历代都很重视“彰施”这项技艺,各代王朝都设有专门掌管染色的机构。在周代,天官下有“染人”,就是管理染色的官员;在秦代设有“染色司”;自汉至隋各代都设有“司染署”;唐代的“织染署”下有“练染作”;宋代工部少府监有“内染院”;明清则设有“蓝靛所”。这些官方的染色管理机构又是研究机构,掌控着当时的染色技艺。

最早用来染黄色的植物为栀子,南北朝以后,黄色染料又增加了地黄、槐树花、黄檗、姜黄、柘黄等。黄檗树皮外灰内黄,取黄色部分锉烂入水,浸出汁液,可以将衣物染为黄色,这也是黄檗之“黄”字的由来。

黄檗染过的纸张 可防虫避蠹

除了染衣物,黄檗汁因富含具有杀虫防蠹效果的小檗碱,染色后的黄纸,可防虫蛀,不易霉烂,并有特殊的清香味。早在汉魏时,人们就知道了用黄檗染纸防蛀。在古时,人们称染纸为“潢”。西晋陆云的《陆士龙集》卷八收有一篇《与兄平原书》。在这封信里陆云对他哥哥说:“前集兄文为十二卷,适讫十一当潢之。”其意是陆云劝他哥哥写文章用纸要染潢,以防虫蛀。

贾思勰在《齐民要术》中对染潢防蛀有详细记载:他说:“凡打纸欲生,生则坚厚,特宜入潢。凡潢纸灭白便是,不宜太深,深则年久色暗也。入浸檗熟,即弃滓,直用纯汁,费而无益。檗熟后漉滓捣而煮之,布囊压讫,复捣煮之。凡三捣三煮,添和纯汁者,其省四倍,又弥明净。写书,经夏然后入潢,缝不绽解。其新写者,须以熨斗缝缝熨而潢之,不尔,入则零落矣。”大致的意思是说,打纸要用生纸,因生纸发泡发松,极易吸水而且向四周洇染,特别适宜入潢。入潢的程度以灭去纸白为宜,不宜染色太深,太深了则年久后纸色发黑。写完的书要过了一个夏天后再入潢,这样纸与纸相粘连的纸缝就不至于绽开脱落。若是刚写完的书便入潢,则必先用熨斗将粘连的纸缝熨平粘牢,否则一入潢着湿,纸缝就要脱落。蒸煮黄檗内皮,不要煮一遍,便将渣滓扔掉。而是在头遍取汁,滤出渣滓捣碎再煮,然后放在纱布中压挤,令其再出汁。而后再捣再煮再压挤出汁。三捣三煮后,再入头汁,可节省四倍,纸张还显得明净。

黄檗染色的黄纸比普通纸张美观,更为重要的是具有防虫避蠹的作用,因而在古代应用广泛。《三国志·魏书卷十四·刘放》记载:“帝纳其言,即以黄纸授放作诏。”唐代,黄纸则作为官方、军方的特定用纸。李肇《翰林志》:“凡赐与、征召、宣索、处分曰诏,用白藤纸;凡慰军旅,用黄麻纸并印。”唐高宗时还曾颁布《改尚书省制勒用黄纸诏》:“制勒施行,既为永式,比用白纸,多有虫蠹。自今以后,尚书省颁下诸司诸州及下县,宜并用黄纸。其承制勃之司,量为卷轴,以备披简。”宋祁在《宋景文公笔记》中亦有记载:“或日:古人何须用黄纸?曰:蘖染之可用辟蟑。今台家诏勒用黄,故私家避不敢用。”

据说,最早发现用黄檗染纸可防蛀的为东晋道士葛洪。葛洪精晓医学、药物学和炼丹家,但又信奉神仙方术,在他所著的道教典籍《抱朴子内篇·仙药》就记录了黄檗的仙灵功效:“千岁黄檗,距主茎一二丈远,有细根外连而出,上生灵芝仙草状的根瘤,食之竟可成仙。”但他所言,看过也就罢了,估计也不会有人当真。(文/摄影 记者卢钟)